您现在的位置:陕西省绥德师范学校【官网】 >> 学生社区 >> 学生作品 >> 正文内容

独白

文章来源:校文学社 作者:贺历 发布时间:2011年04月25日 点击数:

独白

078   贺历

想开了吗?可以平静面对了吗?纵然心里有种隐隐的,说不出的酸楚。可是,我不会流泪,哭泣是因为一个人的记忆在心里,无论怎样也辉散不去。面对种种,等来的,却不是我想要的。可那一份面对,那一份等待,那一份思念,我该如何诠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
像是被下了魔咒,我成了面对现实的奴隶,思念的知己,等待成了我的宿命,这些无头无尾,瞎碰乱撞的“邪念”却走在了一起,融化成了内心的一棵种子,钻进隐形的土壤,根深蒂固隐隐作痛,不断生长,开始发芽,一秒秒,一节节,是那样艰难,那样疯狂,可我却又那样渴望,渴望面对,渴望等待,渴望那份思念的结果。

面对,面对,是的,要面对。因为是面对的奴隶,所以,失败是主人,挫折是主人,困难是主人,沮丧是主人……我一直在努力,一直在挣扎,一直在奋斗,我不想看那些“主人”一面面的笑容,不想看到它们排斥我的面容。可是,我的努力,我的奋斗,却只能让我面对他们狰狞的脸庞,我……不想这样……真的不想……我的信心不会垮掉,我会一直努力,尽管那一点努力会很小,但终有一天,我要将我所汇聚的那“一点努力”全部喷发。我要翻身做主人的主人,我要让它们成为我的阶下囚,成为我的奴隶。

不知何时起,我学会了苦愁,将那一份份幽美的风景。深深的刻在了脑中,却始终写不出优美的旋律,拼不齐悦耳的音符,只有那一份枯死的情思,只有那纷飞的情愁,我在等待,却又在思念……

等待,等待,那深深的宿命,那深深的使命,何时才是尽头,何时才是幸福的结局。那重重的笔头,要怎样刻画,凄美的画卷,该用什么作为它的画轴,心,平如水,静如石。无奈的绝望,是血淋淋的刀痕。我有一点麻木,麻木的神经,麻木的躯体,麻木的脑袋。等待,等待你的到来,等待你的归来,归来解除我傀儡的符咒。可你总是离我那么远,让我在将要牵住你的手时,又离弃了我,又丢弃了我。而我,却只能又一次背上我的宿命,肩负我的使命。等待你温暖的怀抱,等待依偎你坚实臂膀再也不放开,再也舍不得离开。

可是这个圈圈,我兜的好累,好疲惫。这个旋转的舞台,却始终是空的。空的让人不敢倾听,让人感到恐怖,让人毛骨悚然。

思念,思念,如果你真的回到我的身旁,那一份喜悦,与谁分享?想你是那么的来之不易,愁断肠。

我愿等待,我愿思念,你,会真正属于我的一天——就是你。多少人梦中的呼喊,多少人思念的期盼。

    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