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陕西省绥德师范学校【官网】 >> 学生社区 >> 学生作品 >> 正文内容

精灵住错了森林

文章来源:校文学社 作者:辛霞霞 发布时间:2011年05月08日 点击数:

精灵住错了森林

073 辛霞霞

    烟飘过,淡了;天沉沉,夜了;月儿,醒了;电影,散了;街上,空了;鸟儿,睡了;一个人,慢了……

    我站得太久说得太多,自己都觉得累了,为什么就是没有人听懂;我写了太久写了太多,就要失去耐心了,为什么就是没有人看得懂。以前,一直想要有人明白我心中的那些沉重与苍凉。后来困了,倦了,也厌了,发现走过的那些路,都像在做无谓的挣扎。那场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战役中,我是将军,也是士兵,最后,终于筋疲力尽了。从那以后,我习惯用沉默代替专属于曾经的那份坚持,用从容面对经过我身边的每一阵风。默默地写字,很多个晚上,我看着白纸上的黑字,就告诉自己,不要怕,我的世界有我一个人就足够热闹了,日子,就这样隐忍地过下来。

    我的梦境破碎而又华美,如同暮春樱花惨烈的飘逝。我看见我的指夹绽放的红莲,美艳夺目。

    后来,我遇见一些人。再后来,我不知道是我离开了她们,还是她们离开了我。有时候,我会难过,我不是因为我们的分离而伤心,而是我们没有认真地说“再见”。看着天空南飞的鸟儿,我会想到她们。“她们都老了吗?她们在哪里呀?我们就这样,各自奔天涯。”朴树轻易地揭穿了我所有伪心的坚强,恩宇说“就算有天我们不再一起了,也要像在一起一样。”可我做不到。又过了那么久,我发现我们开始残忍地遗忘,遗忘曾经在一起时彼此给过的温暖。也许我们根本不了解对方。有时候,人们为自己设计好一张又一张面具,不同时间不同地点作出最好的选择。然后把那张最好的面具给别人看。难道我们只是需要彼此能给的安慰?可是,我不想再分辨什么,不愿去计较什么,从前那个任性而冲动的孩子早已被我遗忘在逐渐向后奔跑的时光中,我忘记了她哭泣的脸……

    我就像住错森林的精灵,与这里的一切格格不入,我甚至看到魔鬼笑了,他说:我终于长出了天使的翅膀……

    我一面疏远一切,一面又想抓住什么据为己有,我努力的记住,又努力的忘记。于是,我深深地闭上眼。因为闭上眼睛才能看到最干净的世界。

    而我所期待的最干净的世界在北风后面,我却看不到它。

我安静地读安妮与小四的文字。

树叶黄了就掉了,被风吹了找不到了,太阳累了,我要睡了,留下月亮等着天亮,冬天来了觉得凉了,水不流了你也走了……

小四,是那个永远让我觉得心疼的人。一个人的时候,想到那些忧伤的痕迹,我会尝到嘴角咸咸的味道。他说“与文学沾上边的孩子一直都不会快乐。”安妮讲“写作的女子会过得不幸福到最后都会被孤单毁灭,被烟和酒毁灭,被自恋毁灭,被心中压抑的绝望和激情毁灭,但如果不写作,她们只是性别群体中的一份子就无法完成自己,成为自己。”

   “是不是我真的注定无法幸福,如果是,那么我就不再争取了”。这是我听过最忧伤的话。

    轻舞飞扬问:“痞子,电影终究要散场,可人生还要继续,对吗?”

我又记起那些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快乐。

    我又记起那些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快乐。

    看不见雪的冬天我们拿它当春天好不好?我实在找不到更合适的“自我催眠”。既然决定孤独的上路,我要将一切抛在身后,我们可以倔强的微笑也可以难过的哭泣。

    看见了,熄灭了,消失了,记住了,我站在不属于我的森林听土壤的萌芽,等待昙花再开,带我离开这里……

    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